2005-01-05

Re: 我想問高雄人 (by cgi0911.bbs@ptt.cc)

※ 引述《WELOVEROC (我們都愛中華民國)》之銘言:
: ※ 引述《demeral (空姐)》之銘言:
: : 台北市有打馬英雄王世堅跟徐國勇
: : 那高雄得議員怎麼都沒打謝大軍勒
: : 是不是因為謝市長手段很好
: : 還是做到沒有地方挑剔
: : 高雄都沒有所謂的打謝英雄
: : 還是高雄根本不受到媒體注意
: : 所以即使打謝也沒人會報導
: : 可否回答我的疑惑thanks
: 因為現在的高雄市議員問政普遍專業理性,
: 沒有像王世堅為了曝光率跟選票就頻走偏鋒的議員。

講到專業理性這四個字,它指涉的意義其實我是覺得很模糊
但是我發現北高兩市的地方選舉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點
就是台北的候選人很樂於去搞分眾市場
(講難聽點就是裝清高的像李慶安,和裝墮落的像林重謨
極度正藍血統的像秦慧珠,與極度正綠取向的像王世堅)
可是高雄的好像不那麼樂於此道
例如說,陳其邁形象好不好?李昆澤形象好不好?管碧玲形象好不好?
相信這些人的形象可以殺死一海票像秦慧珠那種的
可是秦慧珠就能大方地訴求於小眾
陳其邁、李昆澤、管碧玲等人即使「光靠空氣票就會上」
卻好像還是某種程度地著重於基層、跨族群的經營

這種現象推廣到府會關係上,就是馬謝兩人風格的不同
馬英九形象很布爾喬亞,他的政策也都往討好布爾喬亞的方向走
(之前有版友解釋過布爾喬亞的真義,但我忘記了
或許應該複習一遍,大家應該清楚我說什麼吧)
我不是說謝長廷就不夠布爾喬亞,而是他從不以此自居
他的支持度是來自於多方面的,而且他顯然爭取到來自顧各方面的支持
換句話說,馬英九自己很樂於搞分眾市場,而且這策略對他也有利
謝長廷則希望從各個族群上累積支持度,而且這策略對他也有利

如果市長搞分眾市場,那麼一定有個小眾備受榮寵
而另一個小眾就倍感剝削,那麼就必定有人試著去撿拾那個小眾的支持
(例如說,雙B族vs機車族、大安區vs社子島、眷村國宅vs老社區透天厝)
在高雄,似乎沒有人願意特別去搞分眾
所以族群與族群之間的價值觀隔閡好像也不明顯
例如說,在台北汽車族和機車族的價值觀好像有點正面對決了
可是高雄卻罕有這種現象,而且還可以透過捷運議題把兩邊整合起來

至於什麼原因造成南北政治生態這麼大的不同呢?
這我不是很確定,我粗略將之歸納成兩個因素如下

第一個是媒體;台北觀點的媒體其討好布爾喬亞的程度不言可喻
所以馬英九的立場和他們基本上是一致的
再加上黨國結構等歷史因素,所以媒體非常樂於和馬英九同一陣線搞分眾

但是媒體看待高雄的政局,除了低到不行的關心度以外
有時反而比較跳脫,或許是媒體抓得住台北人的胃口
但對高雄人的喜惡心理和政治遞移相對不熟悉吧
(例如說東森和聯合,在報導台北市政時是舔馬舔到一團爛
但是在報導高雄市政時反而好像蠻中立客觀跳脫的,頗有可觀之處)
再加上高雄人普遍對「北媒」有著強烈的不信任感
所以傾向於在媒體以外分享自己的政治意見
(高雄人之間似乎普遍愛講政治,也清楚周遭認識的人的政治傾向)
所以媒體布爾喬亞的那套在高雄是缺乏效果的
高雄人會依照自己的實際需要去找到政治上的認同

順著這個話尾下來講就是第二個因素
那就是台北中產泛藍之間虛浮的自我認同
舉個例子來說好了,最會罵扁政府然後主張要連宋來「拼經濟」的
不就是參加三二七的那些台北市泛藍支持者嗎?
不過我對此感到好奇的是,其中不乏身懷絕技的所謂專業人士
還有月領退休俸坐享十八趴軍公教
這些人都是構成台北泛藍堅實的中產基礎的主要成份
可是大環境不好的時候,這些人其實受到的傷害是最微的

若要說受創最大的,或許反而是高雄那些底層的傳產勞工
本土中小企業主,而後者反而構成了高雄泛綠堅實的中產基礎
受經濟波動影響最小的一群人,反而最愛講「拼經濟」
這個認同不是很虛幻嗎?這一點是我一直感到不可解的
還請有研究的網友多多指教

1 則留言:

幸福宅男@奇摩交友 提到...

在找網站想辦法處理我的舊音箱
無意中跳到你的網頁了

很訝異一個彰化人能夠清晰地分析高雄與台北的不同

佩服之餘

就覺得要給你鼓勵鼓勵啦

我們沒有那麼有學問

對於這件事

我覺得

台北人總是專注於事情

所以有各種意見交會

高雄人講的是溫情

最主要還是講交情啦

是非對錯總沒個準

每個人有自己的想法

但是只要朋友交情夠

就別說那麼多了啦